古声新韵与诗词格律
2019-01-22   

【摘要】陈希:元本诗歌真诚朴实,是清丽和谐诗风之本,是清丽和谐诗风之形。 . . .



文/陈希


  李元本教授诗集《诗苑清韵》即将付梓,可喜可贺。诗稿送至我案头已三月有余,元本教授托友人嘱我为诗集写篇评论。先生之请,不敢推辞。我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落伍观念:不读作品不敢写评论。我一直怀疑尼采“没有真理,只有解释”的命题,反对不读或不详细阅读作品的空谈,不欣赏那种云山雾罩、不及就里的阔论,推崇并始终恪守严谨求实、论从史出的传统写法,觉得这样才能问心无愧,对得起作者和读者。恩格斯评论拉萨尔的剧本《弗兰茨·冯·济金根》,先后将作品读了四遍,目的是“为了有一个完全公正、完全‘批判’的态度”。我迟迟未动笔写,主要是因为琐事缠身,只能抽空分期分批静心细读诗作。最近有幸拜读完全部诗作,顺手写下个人感触。

  元本教授幼承庭训,童年常听祖父吟诵诗词,耳濡目染,培育诗歌兴趣。青年时期开始诗歌写作,后来忙于政治学和法律专业的教学研究和社会工作,业余写诗较少,但诗歌爱好始终保持,笔耕不辍。中年以后,事业有成,迎来诗情爆发,创作六百多首诗作,发表近百篇,并加入省市诗歌学会。习诗写诗,追求诗美,以诗传情达意,不仅是一种技艺积累和历练,更可以陶冶性情,正心修身,提升人生境界。

  这本诗集收录代表性诗作580首,编排基本上按照题材分类,有九州山水、家乡风光、环资保护、历史感怀、现实反思、艺术交流、法治建设等等,内容广泛,涉及政治、经济、历史、文艺、生态环境、亲情友谊、人生哲理等领域,既反映时代风云、社会变化的大事,也描写个人遭际、悲欢离合的小事。时间跨度从1950年代末期到现在,长达60年,但以抒写改革开放以来新愿景新变化新气象为主。

  从风格上来看,这是一本多样探索的诗集,姿态万千,各呈其美,宛如一条河流,时而风起浪涌、奔放雄奇,时而低回婉转、水光晴和,时而深幽曲折、逼仄险峻,时而高远开阔、风光旖旎,随物赋形,异彩缤纷,闪耀诗歌智慧和光辉。文辞和表达亦多变,有的刚健豪迈,有的遒劲犀利,有的幽怨缠绵,有的平白诙谐,但总体上表达简洁,语言洗练,淳朴自然而清丽和谐。

  元本诗歌最大的特质是真诚朴实,这是清丽和谐诗风之本。捧读其诗,每每感其诚,爱其真,赏其朴。诗集不乏汪洋恣肆、追求虚幻,崇尚夸张、想象奇特的浪漫主义诗篇,譬如《山树披彩》“不是天仙降凡尘,哪来铁树戴华冠”;《飞夺泸定桥》“独有飞候穿火海,不期铁扇借芭蕉”等,想象奇特,思飘云外,芳心幽独,楚楚动人,高标艳绝、风神飘逸,幽情远韵,但从创作手法和艺术追求来看,诗集以写实为主。写实不是模仿或照搬生活原样,而是直面现实,植根于脚下的土地,以真实感悟为主要内容,要求对社会生活与自然现象进行高度提炼、凝神成诗意表达。写实的意趣所在、境界提升的方式正是向着写意的方向。

  诗集《诗苑清韵》描绘的形象往往是现实生活中切实存在的人、事、物、景和细节,并不夸张,也不变形,以真切感人的形象构造诗歌艺术境界,然后慧眼独具,开发、升华出情思和意趣,从而成就一首诗的灵魂。这类写实诗歌的创作有两个难点:写实失实,刻画不准,或者升华无力,沦为平庸。而李教授处理得很好,意象营造、语言和立意等,往往耳目一新,诗意盎然。

  《醉美遵义》精选遵义所辖县区的自然和人文景观来描绘遵义的风采:

  醉别茅台醒翠芽,斜穿东北觅朱砂。
  夜郞溶洞观今古,玛瑙明珠闻迩遐。
  务本堂边傩起舞,海龙囤下凤添花。
  杉王喜看丹霞美,绿水沙滩放彩华。


  诗中首联“翠芽”指湄潭翠芽茶叶,“朱砂”意务川自治县自古产朱砂。颔联“溶洞”表绥阳县双河溶洞,“玛瑙”谓凤冈县有玛瑙山营盘;“明珠”指乌江明珠余庆县。颈联“傩起舞”指道真自治县傩戏舞蹈,“凤添花”意红花岗区凤凰山既有象征红军精神的树花,也增添了红花岗的人文景观。尾联“杉王”示习水县有全国杉王树,“沙滩”寓播州区有沙滩文化。写法别出心裁,意象独特而生动,琳琅满目,又疏朗有致,风神飘逸。

  《混工天》“人哄地皮遭地哄,年关未到米缸空”、《返销粮》“杯水车薪分计划,下期未到又心慌”,《免农税》“自古稼耕赋未央,如今免掉破天荒”、《退耕还林》“沙土生根泉水白,山羊出没野鸡呜”分别书写文革期间农村集体劳动积极性不高、农民缺粮缺吃的状况和新世纪免除农业税和环资保护的欢欣,平和洗练的文字蕴含深刻的褒贬意向。

  元本诗歌第二个特征是体制纯正,基本合诗律,大体通声韵,这是清丽和谐诗风之形。诗集体裁主要是七绝,次为五绝,另外有七律9首、五律8首,词16首等。诗歌是高雅而纯粹的语言艺术。诗歌之美,不仅源于所传达的内容,也表现在所呈现的形式上。汉语是二维表意文字,具有区别于印欧语系语言的许多特点:音节界限分明,元音占优势,声调有高低变化,语调抑扬顿挫;单音语素构成的单音词和双音词较多,词汇逐渐趋向双音节化;语法主要通过语序和虚词而不是词形变化来显示。汉语有信息容量大、表达简洁迅速、组词丰富灵活、近义词丰富、语音优美等。这些特点构成抑扬顿挫、平仄对仗等汉语诗歌独有的格式、音律等准则。

  虽然评判诗与非诗、诗之好坏,以及写诗之难易不在格律,气韵意境乃诗之魂,平仄韵脚乃诗之形。但格律有是专门的知识理论,其中大有学问,掌握并运用好格律并非易事。南宋诗论家严羽《沧浪诗话·诗辩》中有一则名言曰:“夫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然而非多读书、多穷理,则不能极其至,所谓不涉理路、不落言荃者,上也。”此说于诗歌创作的特殊艺术规律很有会心与识见,但后人误解其意,多强调“非关”二字,明清以来易“书”为“学”。其实严羽并非舍学言诗,而是强调读书穷理之重要,但由此而获得“妙悟”,写诗不应有书本知识和理智思考的痕迹。

  写诗之学,首先表现为格律运用。掌握抑扬顿挫、平仄对仗,突显汉语音乐美形式美,是汉语诗歌写作的基本要求,涉及中国诗词学、音韵学、音乐学等多学问,弄懂弄通并非易事,很多习诗者甚至专家常犯错。陆游的名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忘”字,依照平仄相对就应该读平声而不是去声。辛弃疾词“燕兵夜娖银胡䩮,汉箭朝飞金仆姑”按照对仗“朝”字应念zhao而不是cháo,“夜娖”与“朝飞”互文见义,中央电视台“中华诗词大会”、河北电视台“中华好诗词”的点评嘉宾都犯错。而去年央视“中华诗词大会”落幕时康震教授吟诵所作七绝:“大江东去流日月,古韵新妍竞芳菲。雄鸡高歌天地广,一代风流唱春晖。”如果按照起头两个字的平仄来看整首诗的格律,应该是: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但除了押韵以外,平仄有误,粘对有失,语句不通,干枯苍白,缺少诗意诗味。由此可见,国学复兴,任重道远。

  诗词格律包括用韵、平仄、对仗、字句,但在声韵方面有两点今人难解或难以掌握。一是声调古今有变。古汉语有四声:平、上、去、入,而现代汉语仅有三声:平、上、去,原来的入声字分别归于三声。二是用韵古今有别,旧韵窄新韵宽。这些给平仄和押韵造成较大麻烦和困难,增加了写诗的难度,束缚新时代诗人们的手脚。

  元本教授诗集押韵以《诗韵新编》为据,这实际上是一种提倡以普通话为标准音的新声新韵派的主张和做法。从音韵史和诗词史的实际发展过程来看,语音不断变化,诗词之声韵也总是随之发生适应性变化。比如上古声韵和中古声韵差别很大,中古人就根据自己时代的声韵作诗词,而不是以上古声韵为圭臬。刘彦和通变论、王静安代胜论述及此等信息。

  五四以来声韵改革呼声不断,但是旧体诗用《平水韵》代代相因,已成传统,如果完全不了解平、上、去、入四声和106韵,那对唐诗宋词一知半解,更谈不上深入领悟精髓奥妙。门外者不当苛此,但元本教授已步入诗坛,不囿于窠臼,与时俱进固然可喜,但是在以新韵作旧体诗词不伤旧体的同时,若能妙悟旧韵,古韵新声,说不定有新的奇妙发现。这不是反对新韵作诗,也不是主张诗歌创作时新韵旧韵并用,更不是墨守成规、食古不化,而是认为元本教授如果弄懂一些古声旧韵,可能就会掌握和运用粘对拗救等技巧,从格律到诗艺到境界,会有一个新的发现和大的飞跃。

  无论做学问或写诗,都有一种不断提高境界的过程,如九层之台,拾阶而上,步步提高。元本教授诗心不老,青春永驻,固本培元吟美景,仄韵平声唱清音,谱写更多更好的诗篇。


  原载《羊城晚报》“人文周刊”2018年6月10日版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陈希

上一篇:好诗让生命发光
下一篇:纯美至真的追求

---各随己性、以瞬间感悟照亮生命,彰显个性之灵,直击诗的灵魂。
---万俊人:花柔问断霜灵论,一部广陵散。
---陈晓明:以诗为剑,刺透了空洞而平庸的日常表象,直抵生活的最深处。
---黎湘萍:以诗的天籁唤醒喑哑麻痹的感性。清气奇绝,启人天眼。
---曹宇翔:天地辽阔,都市喧嚣退去,顿觉这卷诗章之上升起一轮性灵之月。
---《新性灵主义诗选》是七剑诗社的第二部诗歌合集。
---《新性灵主义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京东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