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剑和春天的麦子”同题诗
2020-05-06   

【摘要】南风一早就蹲在屋椽下 布谷鸟叫你的乳名 阳光把五月当宣纸,天空洇着 蓝墨水。它就要开口说话 . . .

 
这个世界被一一点亮
文/论剑
  
  春天快过去了
  人类的记忆
  就像重症者的肺部
  仿佛永远弥漫着白色
  
  从花开到花落
  自然的节奏不变
  未曾笑,也未曾哭
  
  绕过百里洲  湖北深处的百里洲
  长江千年如一地奔向大海
  
  起初是一穗火焰
  然后是直达天际的燃烧
  成熟的季节
  有如汹涌的安慰
  
  明黄色的麦地
  席卷视线
  哦,是上帝打翻了调色板
  让蓝色更蓝
  
  与长江并辔,笔直的柏油路
  从绿色中驰骋而过
  宛如去年的追风少年
  
  麦粒在打谷场铺开
  农人在为记忆分行
  背后的红砖白墙
  比呼吸更分明
  
  这个世界被一一点亮
  
  论剑,2020.5.3



百里洲
文/霜剑

  
  牛羊堤边走,
  世外仙境百里洲,
  稻麦迎风熟。



问剑之麦子
文/霜剑

  
  问剑走傍地,
  几垄小麦迎春风,
  新燕啄春泥。



麦地
文/霜剑

  
  五月初夏临,
  天降收获地势坤,
  麦间藏灵魂。



见诗人山羊家晒麦图有感
文/方岩(山东)

  
  君子耕读传家宝,
  耻与鸡鹜竞奔驰。
  忧道我自食为天
  一行新麦满地诗。



山羊与麦子
文/灵剑

  
  真的诗人,守望着
  绿色的希望,拂过千层麦浪
  
  瞬息之间,万里金黄
  击破,虚拟空间
  弥漫着扯谎
  
  关在心房内的囚徒
  除了阴谋,或者自我编织的监狱
  再也没有出路,因为
  
  离土地越近,离谎言越远
  山羊背着阳光,梳理自然的馈赠
  
  那夜,月色如水
  诗人与词语一样安祥



临江仙·田园闲吟
文/月下独酌

  
  风卷麦田翻浅浪,麦梢摇曳微黄。
  行间瓜果漫飘香。萋萋芳草绿,款款燕莺翔。
  
  又是一年迎初夏,谁能留住时光。
  朝阳转瞬送斜阳。镜中霜鬓雪,染尽不思量!



田园闲吟
文/月下独酌

  
  杨柳堆烟燕羽翔,麦翻浅浪杏飘香。
  合欢枝上摇团扇,菡萏塘中试盛妆。
  
  闲坐小溪垂锦鲤,独行阡陌赏风光。
  夏初时节多风雨,一阵热来一阵凉。 



麦子与诗人
文/花剑

   
  雨后的太阳里,麦子闪闪发光
  彩虹降临大地,诗人是最美的那一道
   
  彩虹是雨水的魂,麦子是土地的魂
  我该不该说诗人是生命的魂
   
  一切都没有改变,受伤的诗人
  站在麦芒上,蓝天的阴影仿佛画地为牢
   
  一起都已经改变,槐树枝透过阳光
  饱满的麦粒是如此宽宏大量
   
  美好的事物不会消亡,比如麦子和诗人
  等待了一个春天,终于不期而遇



野居
文/桃源居士

  
  别墅接四野,
  画地为万囤丰年,
  乐哉赤脚仙。



晒麦子的诗人
------题问剑晒麦图
文/田夫

  
  估计,那是下午2点时分
  村旁的树上,喜鹊正在巢边
  给羽翼未丰的幼儿喂食
  他在门前晒场上均匀铺开麦子
  赤裸双脚专注地踢出麦行
  就像百里洲长长的分垄的田地
  
  入夏,风是匍匐于大地的
  阳光和百里洲的人也是
  正如我曾踏上这片土地
  诗歌也是匍匐着的
  
  他略低着头,仔细盯着每粒麦子
  它们闪烁着骨灰色的光
  他试图踢出一些过往的声响
  这时,他应该会想起
  在他羽翼未丰时作古的亲人
  躺在那片麦田上
  延续一份无际的守望


 

《问剑和春天的麦子》
文/宋浏
 
  饱满的麦粒
  在脚下与大地互动
  那些
  经过霜雪打磨的麦秸
  再也没能力回到成长的昨天
 
  问剑和春天的麦子
  不比高低
  也不比胖瘦
  只有微风吻过的路上
  麦香四溢


 

流淌
文/问剑(杨卫东)

  
  站立的麦子向上托举
  躺着的麦子把沉默的金子铺在地上
  
  南风一早就蹲在屋椽下
  布谷鸟叫你的乳名
  
  阳光把五月当宣纸,天空洇着
  蓝墨水。它就要开口说话
  
  随便顺着哪一垅田埂走
  都能找到家园
  
  那些静止的水如同时光
  船泊在河面,心沉到水底
  
  2020.05.03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七剑 问剑和春天的麦子

上一篇:扬州同题诗
下一篇:七剑诗历·鼠年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