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剑:多重意象和意象的多重所指
2019-01-08   

【摘要】用词的变化,意味着百姓地位的提升、权利的保障和命运的确定。 . . .



多重意象和意象的多重所指

---评诗人杨克的《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

文/霜剑(朱坤领)


  诗人杨克的许多诗,经常使用中性乃至批判性的语言。而《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则是一首典型的抒情诗,情感饱满,抒情的主要对象是构成祖国的最小元素——一个个子民(公民)。
  表达爱国之情的抒情诗多如牛毛,本诗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是因为它突出的特点——意象的匠心独运。石榴及其内部空间,分别是完整的意象,它们作为能指,具有多重所指,隐含多重含义。笔者本不打算机械地逐节分析此诗,但因分析其意象,则必须要逐节分析。
  第一节描写的是祖国及其子民。
  “硕大而饱满的天地之果”,是诗人对祖国的赞美;而亿万子民对祖国有着“水晶的心”的赤诚。“亿万儿女手牵着手/在枝头上酸酸甜甜微笑”,组成一个幸福的大家庭。这句诗有一定的朦胧性:手牵手的,到底是石榴籽,还是一个个的石榴?笔者认为,这里的石榴既可指祖国,又可指子民。换个角度看,石榴和石榴籽都指代子民。这两个意象表面上自相矛盾,实则蕴蓄着诗人的诗心:祖国和公民本就是密不可分的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诗人把秋天描述为“临盆的孕妇”,想象力独特。通常,春天象征生命的诞生,而秋天则是沧桑的(老气横秋)。本节里的秋天,既沧桑,又充满了生命力,恰到好处地隐喻古老而又青春焕发的中国。窗户是一个开放性的意象,象征希望和期待,并与末节的“梦想”遥相呼应。
  第二节描写的是祖国的地理地貌。
  “果膜”是省界的隐喻,石榴的内部空间也因此具有了另一重含义,象征祖国的各个省份。省份的体量与第一节里象征子民的石榴籽的体量,其比例被打破。“向阳的东部靠着背阴的西部”,既可指祖国地形地貌的差异,又可指各地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这与“亲密无间”构成了张力,隐含着诗人对各地发展不平衡的感慨。“头戴花冠的高原女儿”“穿石榴裙的姐妹”则以和谐和美丽消解了这一张力。
  “新鲜的祖国”语出惊人:“新鲜”可以指新的生命、新的生产,新的文化,等等。该词隐含着诗人对祖国的一往情深,并为第三节的“裂口”埋下了伏笔。
  第三节描写祖国的历史文化和子民。
  诗人再次打破惯例,石榴的裂口不再是中国画里多子多福的象征。相反地,它喻指着子民们的苦难和艰辛:“我至亲至爱的好兄弟啊/他们土黄色的坚硬背脊/忍受着龟裂土地的艰辛。”第二节的“微黄色的果膜”,在本节变成了“土黄色”——这是一个兼具色彩和形态的隐喻,意指龟裂的黄土地。它不再是新鲜的,而是异常沧桑。同时,果膜还是子民们“手掌的沟壑”,这是他们辛苦劳作的结果。本节再次出现了同一能指的双重(甚至多重)所指。“他们的手掌非常耐看”耐人寻味,诗人对底层人民的热爱和同情,溢于言表。
  第四节描写的是子民。
  石榴树的枝干和叶子,又是一个可以进行双重解读的意象,既可指祖国,又可指子民。子民们“痛楚”的呼喊,紧接上节,暗示生命的顽强不屈。“疯长”的是生命力,它既有旺盛的一面,又有盲目的一面,这正是底层人民的生活现实。该词的使用十分精彩。
  “既重又轻”的、火焰般的花朵,也有多重喻指,笔者愿意把它解读为一个个的子民。重,是因为他们组成了祖国的脊梁;轻,是因为他们地位的卑微。正是他们顽强的生命力,支撑起整个国家和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但是,他们却游走在集体记忆的边缘。
  第五节描写的是公民与祖国的关系。
  本节的抒情气息强烈。诗人把石榴树比喻成了“公民”。公民的比例被无限放大:公民(石榴树)向石榴(祖国)弯腰。诗人强调个体公民的重要性:正是一个个谦卑的公民构成了祖国;祖国和公民是密不可分的整体,也是紧密关联的双方。我在自己的诗里这样写道:“没有石榴,哪会有水晶心/没有石榴树,哪会有饱满的石榴果。”

  本诗的诗眼是最后的五行:“我伫立在辉煌的梦想里/凝视每一棵朝向天空的石榴树/如同一个公民谦卑地弯腰/掏出一颗拳拳的心/丰韵的身子挂着满树的微笑。”这里的“梦想”,既可指祖国的梦想,也可指诗人的梦想,还可指百姓的梦想。从首节的“子民”到末节的“公民”,用词的变化,意味着百姓地位的提升、权利的保障和命运的确定。相应地,公民的“谦卑”(暗示对祖国发自内心的敬畏)而非诗人常用的“卑微”(暗示对权力奴隶般的屈从),其理相同。这里隐含着诗人的理想和期待。
  从上述分析可以得出结论,本诗最突出的特点是多重意象和意象的多义性。诗人使用了石榴及其内部空间、石榴籽、果膜、枝干和叶子、石榴树、梦想等丰富的意象。子民(公民)具有多重能指。除了石榴籽和石榴树是单一所指,其它的意象都是双重甚至多重所指。即便在同一节里,也出现了多重所指的情况:第一节的石榴,第三节的果膜,第四节的枝干和叶子。它们的意义并列乃至彼此交叉,但脉络却又十分清晰。诗人对意象的经营,堪称炉火纯青。
  诗人杨炼认为,杨克的诗“从属于汉语最温暖的诗歌血缘”。(《杨克的诗》,扉页)美籍华裔作家哈金评价到:“我喜欢杨克的诗。它们想象奇特,意境恢弘,也常常仔细入微,还带有高贵的精神。”(《杨克的诗》,扉页)本诗便是典型的代表,实为一首上乘之作。



  2018.2.5
 



附杨克的诗:
 

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


  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我的祖国
  硕大而饱满的天地之果
  它怀抱着亲密无间的子民
  裸露的肌肤护着水晶的心
  亿万儿女手牵着手
  在枝头上酸酸甜甜微笑
  多汁的秋天啊是临盆的孕妇
  我想记住十月的每一扇窗户

  我抚摸石榴内部微黄色的果膜
  就是在抚摸我新鲜的祖国
  我看见相邻的一个个省份
  向阳的东部靠着背阴的西部
  我看见头戴花冠的高原女儿
  每一个的脸蛋儿都红扑扑
  穿石榴裙的姐妹啊亭亭玉立
  石榴花的嘴唇凝红欲滴

  我还看见石榴的一道裂口
  那些餐风露宿的兄弟
  我至亲至爱的好兄弟啊
  他们土黄色的坚硬背脊
  忍受着龟裂土地的艰辛
  每一根青筋都代表他们的苦
  我发现他们的手掌非常耐看
  我发现手掌的沟壑是无声的叫喊

  痛楚喊醒了大片的叶子
  它们沿着春风的诱惑疯长
  主干以及许多枝干接受了感召
  枝干又分蘖纵横交错的枝条
  枝条上神采飞扬的花团锦簇
  那雨水泼不灭它们的火焰
  一朵一朵呀既重又轻
  花蕾的风铃摇醒了黎明

  太阳这头金毛雄狮还没有老
  它已跳上树枝开始了舞蹈
  我伫立在辉煌的梦想里
  凝视每一棵朝向天空的石榴树
  如同一个公民谦卑地弯腰
  掏出一颗拳拳的心
  丰韵的身子挂着满树的微笑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杨克

上一篇:霜剑:大笑中含泪的反思
下一篇:新性灵主义歌诀并歌诀衍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