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雪”同题诗
2019-02-19   

【摘要】论剑 吉原虱僧 深野木 李志岭 桃源居士 灵剑 林嫣 小黑 Beatrice 清清寒胭 宋浏 元二方四 霜剑 晓澄 . . .



睹北京春雪图有作
 
文/论剑
 
  瞬息之间
  臃肿的帝都简化为两撇城墙
  斗拱重檐的角楼
  俏立风中
  宛如冠绝梨园的武生
  亮相于
  无人喝彩的舞台
 
  几笔枯柳
  淡淡扫入天际
  筒子河混茫一片
  只剩下轮廓
  冰陷处
  溅起一片墨彩
 
  纷纷扬扬的雪花
  透过照片
  扑打着眉梢   脸颊
  那么遥远   那么亲切
  一如当年
 
  这是和我有关的北京
  保留着最初的颤栗
  在时间之外
 
  2019.2.13
 

北京冬景图

文/吉原虱僧

 
  宫殿
  冻在冰雪的湖里
  孤零零的宏伟算不上
  什么
  和北极冰缝里搁浅的鲸
  和冰层里镶嵌的死猫
  自行车 
  或者一尾鱼
  一样 
  最好是一只孤独的天鹅
  凛冬的兵马太快
  万物来不及撤退
  收拾细软逃难到春夏秋任何一个
  国境去吧
  每个末代帝王 在都城倾覆
  奔弃社稷
  那个火光漫天的下午 
  都这样想过
  国之气运 和宫殿 自行车 死猫 一样
  镶嵌在冰雪里 
  时光里
  像钻石镶嵌在它的戒托里
  到永恒结束那天
  可一想到春天就要来临
  我便不由得
  为这句话
  懊悔
 

故宫的雪

文/深野木

 
  云落在青色的黎明,或者墨色的黄昏
  胭脂色的梅花和女人们
  守着铜炉和江山
  弈黑白
 
  雉在匀净的宣纸上啄食
  园中无韭,半篱残雪
  和那个宫檐下的人
  对饮
 



春雪


文/李志岭

 
  冬天已去
  北京的春天
  以一场大雪
  铺开
  好大的
  空
  无边的
  白
 
  好一片
  烂漫春光的
  底色
 
  2019.2.13
 

春雪与芭蕉

文/李志岭

 
  春雪只剩下斑斑点点
  从某处传来
  滴滴答答融雪的水声
  几只喜鹊没有一点动静
  在白杨树
  不高不低的树枝
  跳舞
 
  我遥望夏天
  等着读
  芭蕉
  一页一页打开
  她的
  绿
 
  我知道
  等她给自己
  高高地加冕一顶
  红
 
  她的诗就要开始枯萎
 
  2019.2.15
 

冬雪惹春意

文/桃源居士

 
  天道无常令无序,
  早春二月雪飘逸。
  不在冬宫养性情,
  偏来皇城惹春意。
 



北京春雪


文/灵剑

 
  时间的空隙,漏出
  两行纯白的通途
 
  深墙锁不住的,底下的
  春意,融化一角
  冰封的囚笼,所以
 
  顶天立地,排队前行
  这些中规中矩的
  哨台依旧
 
  人迹皆无
 

无题

文/李志岭

 
  万里路终了是一身轻,
  江湖大归来处泯恩仇。
  炎凉荣枯总要一场雪,
  扫出个清白放百花开。
 
  2019.2.13
 

故宫春雪

文/林嫣

 
  一场雪掩埋多少朝代与岁月
  如果不是雪上的脚印
  我差点以为时间静止,还在明清
  护城河的冰下似乎流淌着无数爱情
  就那样悄无声息,流进高不可攀的宫墙
  湮没在一场遮盖一切的白雪里
  无声无息却又浩大庄严
 



无题


文/小黑

 
  以雪的名义
  来人间
  让大地白让风冷
 
  白不了枯树
  白不了宫殿一样的火焰
 
  大地如此温暖
 
  以雪的名义
  终于
  来过人间
 

宫墙雪

文/Beatrice

 
  一曲宫墙柳,
  侠士轻跃柔情久,
  雪寒河中休。
 

过冬

文/清清寒胭

 
  湖里游来两只鸭子的时候 雁群已经南飞了
  当烟雾飘向没有翅膀的天空 鸭掌拨出的水波被冻硬了
  窗外的芦苇垂下结了冰的头发 朝着温暖的炉火眼巴巴张望---
  春暖时雁群还没回来 水仙旁倒是孵出了小鸭子
  毛绒绒的爱情是不会被 辜负的,即使在最寒冷的冬天
 



故宫的雪


文/宋浏

 
  一只麻雀,站在房顶喊
  诸位爱卿
  不要乱摸,不要乱踩
  那是皇上的雪
 
  我抓一把雪
  正想投给多嘴多舌的麻雀
  又飞来几只麻雀
  它们看不惯不懂规矩的游客
 

春雪

文/元二方四

 
  苦涩涌上咽喉
  被石子淹没
  颠倒的时间
  雪一直下着
  飘落了想哭的眼泪
 

雪里路

文/林嫣

 
  雪里路,看不太清晰
  谁来谁往,不必在乎
  雪里路,只自己走过
  脚印乱,怪不得别人
  雪里路,滑倒又如何
  爬起从头来过,看身后茫茫一片
  我没有带拐杖,也没穿防雪服
  雪里的路,谁走都不好走
  不怨世人没有造化
  流水匆匆休管它,时间不差那一点
  不着急别害怕,从容走过别尴尬
  剑入鞘琴声消,山林隐居,尘世走一遭
  路远心飘渺
  驾长虹入云霄,爱恨无处逃,人老心不老
  苍天看我笑,要轮回今生最好
 



北京的雪


文/宋浏

 
  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
  纷纷扬扬的雪一股脑涌向
  故宫,圆明园,八大胡同
  就连小小的四合院
  也不放过
 
  可怜的扫雪人
  渴了吞一口雪
  饿了吃一口雪
  还把凛冽的寒风当做了
  皇帝的圣旨
   

故宫的雪

文/霜剑

 
  满城春色
  柳枝编成的秋千
  荡出宫墙
  欲赏昔日的雪花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乍然喝退,封冻了
  角楼的威严
 
  今年,春雪
  融化了护城河的
  一角坚冰
  雪的喘息
  胡同里的鞭炮声
  惊醒沉睡的鱼
  铺展野鸭般飞翔的
  时空



北京下着雪

文/晓澄


  北京下雪了,地上的白与屋顶的黄对应
  雪纷飞的杂乱,与天安门的秩序反转

  感受国家大剧院的弧形
  在舞动的雪中做态庄严
  其实有些纯白
  必须孤单

  南锣鼓巷里的游客
  曾经发出清丽的明信片
  现在她有些落寞
  因为腊月里的伤寒
  她也有些伤神
  为这数九的冰冻
  京城岁末年初时的狂欢
  一定关锁入室内
  室外,总是庄严覆盖

  寒潮来袭,美食莫若美汤
  所以北平楼里的羹汤
  胜过108片的烤鸭滋味
  老火靓汤煨入瓦罐
  老北京里夹满了新北京

  后海的酒吧旁边
  恭王府里的奢华秘藏在洞天
  宫灯也映照了晶莹
  水面上的薄冰
  还把红黄的光线
  细细地分割成柱状
  然而有一些行走者
  不合时宜地丢入一块碎石
  揉乱了古时与现时

  王府井里的人艺
  上演着上个世纪的话剧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七剑 北京的雪

上一篇:岁月芳华·七剑诗历
下一篇:“澳门威斯汀度假村盛夏即景”同题诗

---各随己性、以瞬间感悟照亮生命,彰显个性之灵,直击诗的灵魂。
---万俊人:花柔问断霜灵论,一部广陵散。
---陈晓明:以诗为剑,刺透了空洞而平庸的日常表象,直抵生活的最深处。
---黎湘萍:以诗的天籁唤醒喑哑麻痹的感性。清气奇绝,启人天眼。
---曹宇翔:天地辽阔,都市喧嚣退去,顿觉这卷诗章之上升起一轮性灵之月。
---《新性灵主义诗选》是七剑诗社的第二部诗歌合集。
---《新性灵主义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京东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