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携手下“天山”!
2018-10-16   

【摘要】论剑提出“新性灵派”。问剑认为,诗是泥土沉淀在血管后,由诗人随手写出的文字。花剑主张,诗歌只是勇敢而又孤独地寻找自我的精神家园和对普通事物真正意义的敏感。断剑用当下的语言语境去建构物我两忘的古典诗学。柔剑重佛性,菩萨本无相。灵剑认为至高的人性在于诗性,活成一首诗的模样。霜剑主张,诗人抒写内心的真,人性的善,世界的美。 . . .

兄弟七剑(其中柔剑是女剑客),携手下“天山”!
Seven-Swordsmen Poetry Group

 

七剑各有诗观,却又如同复调,共同演奏诗艺交响曲。
 

论剑提出“新性灵派”,其诗学主张是:1、闪电没有抓住你的手,就不要写诗;2、写诗需要审美启蒙,突破线性思维;3、自由诗是以气驭剑,不以声韵胜,而以气韵胜,虽短短数行,亦需奇气关注。
问剑认为,诗是泥土沉淀在血管后,由诗人随手写出的文字。主张日常词汇在陌生的语境生成诗意,诗歌贴近生活,尤其推崇微叙事在诗歌创作中的应用,反对空洞、自言自语和不食人间烟火的抒情。
花剑主张,诗人不要企图在诗歌里图解所谓哲理,更不要用诗歌来解答所谓生命的主题,诗歌只是勇敢而又孤独地寻找自我的精神家园和对普通事物真正意义的敏感。在诗歌日渐式微的今天,我们诗歌追求的应该是精神的构建,即:诗歌灵魂的纯洁与诗歌精神的硬度。我们诗人更应该善于在解剖世界的同时解剖自己,在关注内心自省的同时也关注周遭的世界,从而达到灵魂的自由与个性的解放。
断剑用当下的语言语境去建构物我两忘的古典(其实就是过去现代未来的)诗学。在诗歌语言亲近化里尽可能陌生化。现代诗通过意象、张力、隐喻、反讽、叙述等,来显现真善美。抒情和思辨与思想高度统一。
柔剑重佛性,菩萨本无相,诗人要成就笔下万千人物或者天地万物,就要呈现众相。众相的背后,则是诗者的无相。无相不是没有相,恰是相的变换。诗人即天人,天人骑天马,天马一定学会行地。
灵剑认为至高的人性在于诗性,活成一首诗的模样。诗意,如同大道自身,无迹可寻,无言可说,自在诗中,成于读者顿悟。可以点亮读者的心空,诗歌焕发瞬间而又永恒的生命。诗意是点亮或者点化的可能。没有诗意,诗歌便会沦为平庸或者虚无。
霜剑主张,诗人抒写内心的真,人性的善,世界的美;在抒发个人情感的同时,更应该把心灵与世界万物融为一体;现代诗用凝练的诗语和突出的意象传递意义,营造隽永的诗意;立意高远,诗风含蓄,把回甘和解读留给读者。

兄弟七剑性情各异,但热爱诗歌之心相同,学养和诗歌理念也有许多想通之处。论剑、柔剑和灵剑都重视佛道修行和思辨。问剑和花剑都长于叙事,善于写长诗,常写乡土和民间题材。断剑和霜剑都追求简洁的句式和唯美的意境。
“独抒性灵,不拘格套”(明代袁宏道语);“诗者,心之声也,情性所流露者也”(清代袁枚语)。不拘一格地抒写真性情,用心灵去观察和感悟世间万物,杜绝矫揉造作和无病呻吟,是兄弟七剑的创作之道。在表达个人情感时,追求更为高远的立意,有意识地变小我为大我,赋创作以社会性的意义,或者把深刻的思辨和修行融入诗中。
同时,七剑又有各异的性情和诗歌风格,互相取长补短,这突出地体现在对同一题材和事物的描写上。例如同是写家乡的诗,却能够使读者感受不同的诗意。
论剑的诗,语言凝练,跳跃性强,气韵生动,立意深远,对世界的理解空灵而飘逸,蕴含着丰富而厚重的哲思。他笔下的故乡便是如此:“桃花开了/远游的浪子走过四季/从千万里之外/蓦然站在湖边/断桥隐隐颤动”(《浪子归》)。
问剑的诗,贴近生活和百姓,乡村密码的陌生化意象和杜甫式的人文关怀,与娴熟的微叙事无缝对接。他的故乡情是沉郁的:“我的故乡百里洲是万里长江第一洲/盛产大豆,小麦,棉花和乡愁”(《关于故乡》)。
花剑的诗,叙事和抒情有机融合,赋个人情感以社会性的意义,语言轻松诙谐,诗意深厚,雅俗共赏。他对故乡感情深厚:“我不能谈巴河/一谈巴河,我就泪流满面”(《我的巴河》)。
断剑的诗,笔触细腻,语言简洁,略带古风;诗风多变,诗意唯美而悠长,往往隐含思辨、冷抒情与淡淡的忧伤。他心中的故乡便是忧伤的:“我把故乡油菜花盛开的童年弄丢了”(《无题系列》)。
柔剑的诗,语言婉转,富有音乐美;思路细腻,却经常天马行空,想象力丰富,佛道之理充沛,情感缠绵,诗意灵动。在她心中,故乡即是亲人:“没有了您/我的亲娘/伊河/终究成了我/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殇”(《我的伊河》)。
灵剑的诗,语言游走在可说和不可说之间;思辨强烈,字里行间道韵浓厚,触动读者去感悟诗意。他对故乡的回忆是思辨的:“小时候/想和棉铃虫、蚜虫、菜青虫/也想和各种杂草/好好聊聊”(《我想和世界好好聊聊》)。
霜剑的诗,把童心、真性情和对大自然的热爱,融入简洁的诗语,个人情感升华到世界的层面,诗意唯美。他的故乡和亲人构成了童心化的一体:“奶奶,星星为什么晚上才起床/他们想装点/你的梦境”(《祖孙》)。

写雪,也同样能够体现七剑不同的性情和诗风。论剑的雪空灵:“却听到了/雪花跌落湖水的声音”(《闻江南降雪感赋》)。问剑的雪意象感强烈:“词语和雪花自由飘落”(《与那些陈旧的人对话》(组诗)花剑的雪感伤:“白雪覆盖田野,空洞的乡村/我们还要乡愁有什么用”(《乡愁与哀愁——悼念余光中先生》)。断剑的雪意象唯美而忧伤:“飘着月色时也飘着雪花”(《无题少年游系列》。柔剑的雪是浪漫的精灵:“在雪的遐想中/飞升”(《精灵》)。灵剑的雪充满思辨:“我说我们可以卖火柴/擦燃的刹那可以照亮诗歌的小女孩”(《醉雪》)。霜剑的雪唯美而温馨:“北风抚古筝/万户掌灯密云彤/雪舞满天星”(《暮雪》)。



 

霜剑:朱坤领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诗派 七剑诗选 朱坤领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七剑悼金庸

---各随己性、以瞬间感悟照亮生命,彰显个性之灵,直击诗的灵魂。
---万俊人:花柔问断霜灵论,一部广陵散。
---陈晓明:以诗为剑,刺透了空洞而平庸的日常表象,直抵生活的最深处。
---黎湘萍:以诗的天籁唤醒喑哑麻痹的感性。清气奇绝,启人天眼。
---曹宇翔:天地辽阔,都市喧嚣退去,顿觉这卷诗章之上升起一轮性灵之月。
---《新性灵主义诗选》是七剑诗社的第二部诗歌合集。
---《新性灵主义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京东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