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万物神明般保持信任——赏析廖堇的《初夏所见》
2020-10-11   

【摘要】不动声色地层层堆砌了一个塔尖般的文字险境 一跃而起 轻轻落下 . . .



对万物神明般保持信任
——赏析廖堇的《初夏所见》
 
文/和剑(张蔓军)
 
  读到一首好诗,那是诗者灵魂与读者灵魂的一场相遇,它足以引起读者心灵震撼,这种震撼也许是令人难忘的。
 
  基于阅读经验,有时感性的触动,往往会成为一首诗的评判标准,但这种方式是有效的。究其实,诗歌就是诗人对时空事物及生活的梳理和捕捉,并将其高效地呈现出来。这个呈现是立体的,能够给人予多维度的思考和启发,最后抵达灵魂共振点。
 
  《初夏所见》一诗正是这样,它的语言冷静从容,文字精准高效,这足以引起读者的兴趣。有趣的是,深读两遍后,发现诗人对文字非常抠门,全诗居然没有用过一个“的”、“地”等常用字眼,这让我在读诗的愉悦中又添几分惊喜。
 
  “她从水边回来,推开阳台玻璃门”,诗人以一个从容不迫的动态场景开始,次第铺开一些与“她”相关的画面。这些都是我似曾相识的,就像看过的某个电影片段,或是在生活中遇见的一些事物。
 
  诗中的她美而宁静,她以虔诚的信徒之心,对一切事物“…神明般/保持信任”。诗中写到:“她动了凡心,把生活锁进荒原”,也许是说一个神仙般的女人,在与人间烟火进行和解;接着写到,她“悄咪咪与天空对视,惊动了夕阳”,也许是说青春不再的她正在与岁月进行和解;还写到风雨、山水、寺庙和世间事物,那时她与整个世界都在进行和解,并信任她所期许的一切……
 
  回到诗中那些“所见”,它们都是片段式的,在叙述中往往容易陷入流水帐般平庸无奇的囧境。在诗歌的语言运动中,通过每个意象或具象,乃至每个字词之间的相互碰撞、咬合和提升,从而产生能量的嬗变。且将这种叙述方式称之为螺旋式叙述吧。如《初夏所见》,诗人将一些画面片段层层垒砌,级级推进,也当属螺旋式叙述之列。
 
  然而,这种构筑方式是危险的,如果把持不好,则会造成一首诗的整体坍塌。但如果拿捏得当,却有无限风光在险峰之妙!《初夏所见》一诗,诗人在呵气如兰的叙述中,不动声色地层层堆砌了一个塔尖般的文字险境。直到他写到最后一句,“这使我想到一个人,可能是母亲”,我才松了一口气,隐隐约约的脉络一下子清晰起来,这时才真正找到此诗的入口,而且这个入口是恰到好处的。诗人对这首诗的搭建和构筑手法,与龚刚教授在阐释新性灵主义诗学时所说的“一跃而起,轻轻落下”的观点十分妙合。
 
  无容置疑,《初夏所见》是众多参赛诗稿中的一首翘楚之作。但对一首诗歌进行评析却是一件困难的事,觉得不宜逐字逐句去过度解读。就此打住,将诗交给广大读者。
 
和剑 2020.10.09


 

 

附原诗:
 
 
 
 
 
初夏所见
廖菫

 
  她从水边回来,推开阳台玻璃门
  人间,正好打开卷帘窗
  羞羞桃花,早已忙翻小蹄子
  她动了凡心,把生活锁进荒原
  悄咪咪与天空对视,惊动了夕阳
  在云生处看见马蹄,击山水声演奏
  她有时听微雨,打破寺庙宁静
  有时听微风,拨动山色
  偶尔,也坐看小荷惊翻水上烟波
  崇拜者转向归途,她神明般
  保持信任。教槐树拔了新芽
  石榴绽出火花,任由百花突然开落
  确实无疑。水边漫漫一片碧柔窗纱
  她取出一种话语,教诲许多新奇事物
  带着时间和鸟翅,不断前进
  并带着蝉声,缠住我
  这使我想到一个人,可能是母亲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新性灵主义诗选 全球诗赛

上一篇:闲寂、淡然的乡村生活图景——评唐本靖的《乡村初夏》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