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奖亚军:《气息》
2019-01-01   

【摘要】Lisa Huang,原名黄华,任教于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文学博士,副教授,出版有《权力,身体与自我——福柯与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等著作,现访学于美国匹兹堡大学东亚系,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 . . .




 
气息
文/黄华

  我在厨房煎鱼,触摸到柔软但失去活力的鱼身
  记起昨日教堂的枪声,十一具不再呼吸的身体
  安息日,十一位犹太人正为新生儿祈祷,被射杀……
 
  “生命之树”,一个象征绿色和希望的名字
  秋雨潇潇,枫叶正红,转瞬间化为鲜血汩汩流淌
  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伴随身边疾驰呼啸的警车
 
  平静的山丘,不再安宁,四方的评论扰乱觅食的松鼠
  它们忙乱地窜向树梢,期望用高度代替不安的死亡气息
  松鼠认为足够安全了,但在别人眼中,家不应该是这样
 
  2018年10月29日于匹兹堡松鼠山
 
  作者:Lisa Huang,原名黄华,任教于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文学博士,副教授,出版有《权力,身体与自我——福柯与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等著作,现访学于美国匹兹堡大学东亚系,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
  中年重新爱上诗歌,没有“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负担,只为每天面对“崭新的太阳”,面对新的自我。更重要的是在经历病痛、挫折、误解后,学会寡言和沉默,诗歌便成为最好的出口。


开谢无常的生命之树
——评黄华的《气息》
 
文/霜剑(朱坤领)
2018.12.29
 
  这首诗是基于2018年10月的美国教堂枪击案而写的,诗语有相当的穿透力,而立意则大大超越了现实。

  第一节里,“柔软但失去活力的鱼身”和“十一具不再呼吸的身体”都意味着死亡,新的死亡。鱼和人的死亡,无关中却有密切的联系。“厨房”是家的象征;“煎鱼”杀生的气息,暗示死亡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教堂,人的灵魂由此而与上帝沟通,进入永恒的天堂,但现在却变成死亡之地。

  “安息日,十一位犹太人正为新生儿祈祷,被射杀……”为新生命祷告的“十一位犹太人”,却被冷血枪手射杀,这是一幅荒诞而又现实的画面。省略号意味深长,隐含着不能尽言的惋惜、哀叹和无奈。安息日,既包含死亡和复活的信息,又格外宁静,当天则发生了杀戮,它们所构成的悖论具有强大的张力。

  如果说第一节着眼于生活的局部,那么第二节则从宏大入手。“生命之树”(“象征绿色和希望”)隐喻生命的根源和支点,可指伊甸园里的智慧树,也可指在十月已经日渐临近的圣诞树。

  时值秋天,美丽的红色枫叶,转瞬间化为 “鲜血汩汩流淌”,“秋雨潇潇”则强化了死亡的惨烈。秋天在西方文化里经常象征死亡,现在枪声把象征变成了血淋淋的无情现实。

  “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伴随身边疾驰呼啸的警车”一行,充满了实感,渲染出紧张、恐怖的氛围。死亡的气息给生命之树强加了难以名状的恐惧,营造出极致的张力。生命之树到底是否可靠,瞬间变得不确定起来。

  第三节里,“平静的山丘,不再安宁,”隐喻整个社会的不安宁。枪击案发生在匹兹堡,松鼠暗指匹兹堡的松鼠山,这里正是诗人的居住地,她已经强烈感到自己也是不安全的。

  “四方的评论”是一个极富跨越性的想象。权且不提枪击案,即便是对它的评论,也足以惊吓为生活而奔忙(“觅食”)的松鼠。这行诗的语言非常灵动,从反向突出了此案造成的公众的恐惧心理。

  松鼠恐慌地窜向树梢,“期望用高度代替不安的死亡气息,”以为这里“足够安全了”。“高度”可做多重解读,具有力度感十足的反讽意味:“但在别人眼中,家不应该是这样。”在枪击案频发的环境里,安全除了虚妄,还是虚妄。“家”,既指现实的家,也暗示教堂,即人们的精神家园。

  “不应该是这样”,平静的语气中涌动着涛涛暗流,既有对安全和家园的殷切期待,也流露出强烈的失望和惆怅。无论物质还是精神的家,都开始变得不安全起来。在西方,连属于上帝的教堂都是不安全的,还有什么安全之处呢?

  末行的诗语表面上漫不经心,实际上匠心独运,隐含了由于自身和公众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发自内心的疑惑,这是诗人的终极疑惑。

  本诗的立意是对杀戮所导致的死亡气息的憎恶和焦虑,对生命的悲悯和关切,对终极安全感的期待、拷问和疑惑。诗语沉重有力但也不乏灵动,传递出终极的思考和情感,诗意从冷抒情中平静而又激烈地流出。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七剑 黄华

上一篇:新诗奖冠军:《孤儿》
下一篇:新诗奖季军:《八月有雨》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