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关与我的楼兰”同题诗
2020-09-07   

【摘要】楼兰在季节之外 漫漫黄沙 举起王维的酒杯 天地那么浩荡 . . .


 

楼兰
 
文/论剑
 
  南方之南,闷雷掠过天际
  郁热的天气,仿佛永无尽头
  翻过围墙的视线,翻不过墙外的山峦
 
  楼兰在季节之外
  漫漫黄沙,是开端
  也是结局
 
  一闪而过的繁华,从荒废的城垣
  汲取灵感,传说中的红披巾
  点亮冷月,万顷月光下,
  埋葬着千年爱情
 
  这是一个无需讲述的故事
  所有的不朽都拒绝修辞
  从寂灭深处,木旋花和骆驼刺
  挣扎而出,如陨石溅落的光芒
 
  此刻需要烈酒,天地辽阔
  孤狼般的吼叫无人可闻,唯天地可闻
  让风沙扑面,让寒风灌进胸口
  让刀郎和云朵的歌声在永恒中回响
  油腻的尘世,需要一次荡涤

 

 

玉门关的废墟在史诗尽头
 
文/论剑
 
  走吧,从村口的小路出发
  穿过习以为常的一切
 
  玉门关的废墟
  在史诗的尽头
 
  鼓角与羌笛,比想象更远
  不可阻挡的风,古往今来
 
  刺目的沙砾上,芨芨草三五成群
  从昏黄的苍茫中,扎住绿色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所有的旅人都是过客
 
  驿站是一壶酒,一弯月,或千里之外
  一枝蔷薇攀上窗棂
 
  背景是一面墙
  白色,一切俱足
  一无所有

 

 

楼兰
 
文/宋浏
 
  传说中的传说
  已在某个传说中风干
  一把辛酸泪
 
  打磨一块石头
  如果像月牙儿一样锋利
  在满手老茧的疼痛里
 
  你低下头,沉默不语

 

 

楼兰
 
文/霜剑
 
  一轮明月弯,
  千年风沙万道伤,
  闲坐说楼兰。

 

 

玉门关
 
文/霜剑
 
  废墟莽苍苍,
  春风暗度岁月阑,
  千古玉门关。

 

 

楼兰
 
文/月下独酌
 
  胡桐醉晚阳,
  漫卷黄沙风四起,
  古道马蹄忙。

 

 

玉门关
 
文/月下独酌
 
  冷月徘徊映玉关,
  残垣断壁朔风寒。
  犹闻汉郡繁华市,
  大漠飘香御酒泉。
 
  柳信凄凄怜翠色,
  黄沙猎猎起烽烟。
  长空雁阵秋萧瑟,
  暮照荒芜万重山!

 

 

楼兰
 
文/桃源居士
 
  黄沙洗胡杨,
  残垣犹闻鼓角响,
  斜月古道长。

 

 

玉门关抒怀
 
文/问剑
 
  云朵在地上行走
  汽车在天上行走
  黄河在远方行走
 
  骆驼刺和芨芨草没有渴望被了解
  它们拒人千里之外
  它们把千里之外的孤独摁进黄沙
  露水打湿征夫的睫毛和边塞的诗句
  春风不度,楼兰姑娘夜夜揽冷月入梦
 
  举起王维的酒杯
  天地那么浩荡,人生那么急促
  迎面的风一吹就是几个世纪

 

 

玉门关,我的楼兰
 
文/灵剑
 
  春风不度玉门关,谁说的
  无非绿的有点含蓄,深深扎根于天地
  露出葱郁的发髻,就像梦里楼兰
  飒爽英姿
 
  风声,从天上飞驰而过
  太阳车的影子,比时间还要巨大
 
  泥沙俱下,永恒转动着关口
  其实,门一直开着
  只是很多人以为
 
  以为城池很深
  以为围墙很高
  以为我们可以,把历史关在门外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新性灵主义诗选

上一篇:“总有一刻让你惊喜”同题诗
下一篇:秋同题诗

---各随己性、以瞬间感悟照亮生命,彰显个性之灵,直击诗的灵魂。
---万俊人:花柔问断霜灵论,一部广陵散。
---陈晓明:以诗为剑,刺透了空洞而平庸的日常表象,直抵生活的最深处。
---黎湘萍:以诗的天籁唤醒喑哑麻痹的感性。清气奇绝,启人天眼。
---曹宇翔:天地辽阔,都市喧嚣退去,顿觉这卷诗章之上升起一轮性灵之月。
---《新性灵主义诗选》是七剑诗社的第二部诗歌合集。
---《新性灵主义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京东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