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同题诗之《初冬》(附诗评)
2018-11-30   

【摘要】七剑,是一个整体,有共同的剑谱,也有各自的剑招。七剑之一的论剑在其首创的“新性灵主义理论”的论文里提出,本理论崇尚顿悟和哲性,即“闪电没有抓住你的手,就不要写诗。”此乃性灵的精髓,七剑的创作便是这一理论的切实贯穿和反映。本次“初冬”同题诗创作,即是同中见异,异中有同,诗写之异归结为诗意之同。下面是各剑的作品,后附简要点评。 . . .

注:诗评部分,“霜剑”部分为灵剑所写,前面各部分为霜剑所写。
2018.11.16 


前言


  七剑,是一个整体,有共同的剑谱,也有各自的剑招。七剑之一的论剑在其首创的“新性灵主义理论”的论文里提出,本理论崇尚顿悟和哲性,即“闪电没有抓住你的手,就不要写诗。”此乃性灵的精髓,七剑的创作便是这一理论的切实贯穿和反映。其中重要的一环是“个性之灵”,《七剑诗选.•后记》做了如下的描述:“兄弟七剑性情各异,但热爱诗歌之心相同,学养和诗歌理念也有许多想通之处……同时,七剑又有各异的性情和诗歌风格,互相取长补短。”
  本次“初冬”同题诗创作,即是同中见异,异中有同,诗写之异归结为诗意之同。下面是各剑的作品,后附简要点评。


 

1、澳門的初冬就像一杯紅豆冰
文/论剑(龚刚)


  對大半個中國的人來說
  入冬的心情
  交織著愛恨
  添衣  供暖
  生活臃腫

  大雪與詩意
  也會如期而至
  圍爐對飲
  踏雪賞梅
  都是佳話

  炎-夏
  寒-冬
  暖-春
  清-秋
  四季是真實的
  一件T恤
  撐不到霜降

  嶺南之南
  在季節之外
  仿佛永遠是夏天

  油汗和蒼蠅
  揮之不去

  渴望入冬
  渴望涼風有信

  澳門的初冬
  就像一杯紅豆冰


  2018.11.14


评论剑的《澳门的初冬就是一杯红豆冰》
文/霜剑(朱坤领)


  《七剑诗选•后记》这样概括论剑的诗性:“语言凝练,跳跃性强,气韵生动,立意深远,对世界的理解空灵而飘逸,蕴含着丰富而厚重的哲思。”本诗即是如此——标题便无拘无束,从平凡的事物中标新立异。
  第一节的诗语轻松随意,挥洒自如。诗人继续一贯的逆向和跳跃性思维,先写虚(心情),再写实(添衣、供暖之生活图景)。“臃肿”一词,从冬衣跳跃到生活,通感的笨拙凸显了诗思的机智。
  第二节笔锋突转,“大雪与诗意/也会如期而至。”紧接着描写中国传统的冬天情致(“围炉对饮/踏雪赏梅”),展现了与第一节截然不同的画面和情感体验。这两节为全诗做了铺垫。
  第三节对四季的特点(炎-夏/寒-冬/暖-春/清-秋)做了概括。“四季是真实的/一件T恤/撑不到霜降。”按照诗人的思维方式,这三行实际上隐含着相反的意思,第四节对此给予突出:“岭南之南/在季节之外。”这两行体现了作者非同寻常的创造力,时空跨度非常大,诗语灵活,诗情飘逸,八个字便凝聚了岭南冬天的个性,是本诗的一大亮点。“仿佛永远是夏天”一行看似多余,但其实是为接下来的两节做铺垫:属于夏天的烦恼(“油汗和苍蝇/挥之不去”),让人期待冬天飘然而至,“渴望入冬/渴望凉风有信”。“凉风有信”,既表达了渴望的迫切,又用拟人的手法,把冬天的厚道可靠刻画得活灵活现。这两行可谓本诗的诗眼。
  末节与标题相重合,貌似轻描淡写的“红豆冰”的暗喻,实际上精准地概括了澳门(岭南)冬天的地域特点:红豆暗示热度和夏天,冰暗示凉爽和冬天,二者的结合恰好就是岭南初冬的实际感受。须知,笔者身处广州,在起草本文的当天,还在开电扇。
  总之,本诗把岭南的冬天刻画得淋漓尽致,对生活的情趣(不仅仅是对冬天的期盼),表达了强烈的渴望和喜爱,言有尽而意无穷。“季节之外”“凉风”“红豆冰”等从心而出的诗语,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表面上漫不经心,实际上是诗人深厚诗性修养的结晶,让绵长的诗意自然溢出。这个效果,就是论剑所主张的顿悟和闪电。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七剑

上一篇:花剑:在继承和超越中达到精神的自由
下一篇:花剑:你就是灵魂深处的那片云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