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剑:孤独而倔强的灵魂
2018-11-23   

【摘要】新性灵主义诗派“七剑”之“霜剑”朱坤领(Seven-Swordsmen Poetry Group---Frost Sword) . . .


孤独而倔强的灵魂

——评三峡老船长的《冬日印象》
 
作者:霜剑-朱坤领
 

一、关于诗人


  诗人三峡老船长,本名徐建纲(三峡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蒙古族人,内蒙古大草原是他精神和灵魂的归宿。

  七剑之论剑、新性灵主义的创始人龚刚教授,洞察了自己与三峡老船长迥异性情深处的相通之处:“他是内蒙古人,有着北方大汉的粗犷剽悍,我的祖先从中原迁至浙东,在我的血系里有一条奔腾汹涌的黄河,江南三月的杏花春雨难以消溶内心深处的不羁野性。”这个野性,是诗人真性情的表现形式之一,与北岛“野兽怎么活,诗人就应该怎么活”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三峡老船长素来以鸿雁自比。作为草原的象征,鸿雁生命的一半,是粗糙的砂砾,是漫天的风雪,是旷野中狼群的嚎叫,是河川里冰块的激烈撞击。它生命的另一半,是马奶酒的醇香,是马蹄琴声的悠扬,是姑娘婉转多情的歌声,是小伙飞马扬鞭的豪情。

  正是漠北的种种历练,使得鸿雁得到大自然的眷顾,能够笑傲苦寒和风雪。春天野花遍地的短暂美丽,夏天绿草间若隐若现的牛羊,秋风从辽远的天际发出的悲歌,冬雪上一排排深深浅浅的蹄印——这些,是属于鸿雁的生命律动和衷曲,是属于草原的灵魂和诗意。

  龚刚如是评价三峡老船长:“建纲的最动人处,恰在赤子之心。对于自己的所思所感,所爱所恨,他从不讳言,也决不掩饰,他的灵魂近乎裸露地呈现在世人面前。……疼痛与绝望凝成一首首融合着酒与泪的绝叫,如三峡猿鸣,如孤鹤啸天,令人怆然动容。但他的一腔情愫,依然炽热。”

  与鸿雁相似,三峡老船长的一生是粗砺的,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坎坷、风雨和失落——失去父母的痛苦,婚姻和感情的波折,生活和内心的孤独,不一而足。他把自己的灵魂倾注于诗行,一字字一行行都浸染着血泪和心酸。


二、评《冬日印象》


  本诗的标题,尽管有些平淡,但也给人留下五彩遐想的空间。

  但是,开篇却是另一番光景:“灰蒙蒙的不仅是天空/还有天空下的眼神。”“灰蒙蒙”是核心意象,与读者的想象构成了强大的张力。眼神的灰蒙蒙,暗示作者心情的抑郁。接下来的两行,做了进一步的描写:“凝固的思绪”“奄奄一息”,词语及其隐含的情绪,刺痛感强烈。

  第二节充满动感。凌乱的思绪、匆忙的脚步、找不到回家的路、逃离的鸟儿,这一系列躁动不安的情景,虚实交互,灵动而厚重,描绘出内蒙古大草原特有的,苍茫、悲壮的立体画面,诗意充盈于字里行间。

  第三节,主角正式登场:“一只南飞的鸿雁/不时发出犀利的嘶鸣。”作为诗人隐喻的鸿雁,发出像“苏武牧羊的诗句”般悲壮的鸣叫,这一句自然而然地升华了本诗的意境。雁鸣“划出一道凄厉的弧线”,形象鲜明,力度十足,令人不由得联想到壮阔的内蒙古大草原及其气质内在的悲怆。换言之,这个悲怆不仅仅是诗人个体的,更是整个内蒙古大草原的。

  第四节,诗人由悲怆而发出疑问:“屋檐下悬挂的冰凌/拷问雪莱关于冬天的预言。”“拷问”一词,力透字背,表达了诗人的愿望以及对愿望的强烈怀疑。雪莱是老船长十分崇拜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其《西风颂》里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在描写西风摧枯拉朽的同时,也抒发了对春天的向往和信心。三峡老船长质疑的是,这样的春天会不会来,到底有没有可能来?紧接着,他“把伤痛放在冰雪里/任抑郁在冷风中成疾,”重新回归伤痛和抑郁。这两行的思路跳跃性大,想象力丰富,体现了诗人深厚的语言功底。但是,作为结尾,其情感要素与前一节“苏武牧羊的诗句”的基调有所脱节。如果能够进行适当的衔接,境界会更高,诗意会更充分。

  三峡老船长的诗,大多有着浪漫主义直抒胸臆的特点。但本诗风格大变,在抒发强烈感情的同时,也融入了鲜明的现代派意象。“苦难出诗人”,诗人近期心理严重抑郁,但也使得他能够更深切地以灵魂入诗,在相当大程度上更新了创作风格,实在可喜可贺。

  “他是滔滔浊世中的赤子,他是物化世界中的有情人,更是愤世嫉俗的摩罗诗人!”这是龚刚对三峡老船长性情和诗情的精辟概括。

  “鸿雁不堪愁里听,”读老船长的这首《冬日印象》,能够体会到一种蒙古族汉子的粗粝与倔强,一种内蒙古草原独有的孤独、倔强与沧桑。隐含于其间的,是鸿雁用心血奏出的悲鸣。


注释:本文里龚刚教授的几段文字,引自他的“撒旦派的新号角——《悲歌欢唱之三,徐建纲的诗》序言)”。
 



 

《冬日印象》

文/三峡老船长



 

  灰蒙蒙的不仅是天空

  还有天空下的眼神

  眼神深处凝固的思绪

  苍白的语言奄奄一息


  思绪在远方凌乱

  脚步匆忙,却始终

  找不到回家的路

  此刻,所有的鸟儿

  都在策划逃离


  一只南飞的鸿雁

  不时发出犀利的嘶鸣

  在天空之城

  划出一道凄厉的弧线

  像一首苏武牧羊的诗句


  屋檐下悬挂的冰凌

  拷问雪莱关于冬天的预言

  把伤痛放在冰雪里

  任抑郁在冷风中成疾
 



(2018.11.20)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诗派 七剑诗选 朱坤领 霜剑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花剑:心灵的重构与生命的重生

---各随己性、以瞬间感悟照亮生命,彰显个性之灵,直击诗的灵魂。
---万俊人:花柔问断霜灵论,一部广陵散。
---陈晓明:以诗为剑,刺透了空洞而平庸的日常表象,直抵生活的最深处。
---黎湘萍:以诗的天籁唤醒喑哑麻痹的感性。清气奇绝,启人天眼。
---曹宇翔:天地辽阔,都市喧嚣退去,顿觉这卷诗章之上升起一轮性灵之月。
---《新性灵主义诗选》是七剑诗社的第二部诗歌合集。
---《新性灵主义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京东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