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滨的秋意——评论剑的《秋凉》
2021-10-25   

【摘要】  诗人论剑是新性灵派的领袖,他的诗往往能够收获“一跃而起,轻轻落下”的诗性效果。 . . .


  论剑龚刚是大家所熟悉的诗人,他的新作《秋凉》是一首意味深长的短诗,本文拟对其进行短评。
  诗人所在的城市是地处岭南、位于南海之滨的澳门。当北方已入深秋,岭南却依然炎热如夏,以至于宛如秋禅脱壳:“缠绵的岭南蜕了一层皮/腻滑的外壳仍在抖动”。时令已到十一月,却仍不见秋天的踪迹:“穿着夏天的T恤/拥抱呼啸而至的十一月。”
  诗人的思维突然发生了跳跃:“道路开始后撤/世界是风的舞台。”“道路”是一个隐喻,暗应指风的通道。诗人大跨度地联想到北国强劲的秋风,在天地间(“舞台”上)呼啸而至。
  诗人的思维再次进行大幅度的时空扩大,从风的通道联想到时间的通道:“时间的甬道突然截短。”在放大的时空维度里,诗人联想到代表着北方的北京,这里是他年轻时求学的地方:“胡同与窗玻璃,触手可及。”
  在这首短诗里,南方和北方都进行了虚化,却又脉络清晰,澳门和北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代表着南方的澳门之热联想到代表着北方的北京之秋风劲吹,诗人禁不住回到了自己年轻时的记忆里:“从记忆中拾起一片枯叶/和阳光一样清凉。”这是一首看图写诗,诗人把图片里的一片枯叶和自己的北国秋天记忆相勾连,连往昔的阳光都是清凉的。这两行思维独特,跳跃性大,言有尽而意无穷,蕴含着浓浓的诗意。
  诗人论剑是新性灵派的领袖,他的诗写虚实相间,思维灵动,跳跃性强,想象力丰富而独到,诗语清新而恰到好处,常能言普通人所不能言,往往能够收获“一跃而起,轻轻落下”的诗性效果。本诗虽是一首短诗,但读者仍能从中窥见论剑的诗学功力。
 
霜剑,2021.10.25
 
 

附论剑原诗:
 
秋凉
 
  缠绵的岭南蜕了一层皮
  腻滑的外壳仍在抖动
  穿着夏天的T恤
  拥抱呼啸而至的十一月
  道路开始后撤
  世界是风的舞台
  时间的甬道突然截短
  胡同与窗玻璃,触手可及
  从记忆中拾起一片枯叶
  和阳光一样清凉
 
论剑,2021.10.25

 

相关热词搜索:新性灵主义 七剑诗选 新性灵主义诗选

上一篇:从《古池》汉译谈到翻译伦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各随己性、以瞬间感悟照亮生命,彰显个性之灵,直击诗的灵魂。
---万俊人:花柔问断霜灵论,一部广陵散。
---陈晓明:以诗为剑,刺透了空洞而平庸的日常表象,直抵生活的最深处。
---黎湘萍:以诗的天籁唤醒喑哑麻痹的感性。清气奇绝,启人天眼。
---曹宇翔:天地辽阔,都市喧嚣退去,顿觉这卷诗章之上升起一轮性灵之月。
---《新性灵主义诗选》是七剑诗社的第二部诗歌合集。
---《新性灵主义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京东

---《七剑诗选》是网络化、全球化的新型诗集,是当代社会的全景画卷!
---七位诗人合称七剑,因诗结缘,推崇《七剑下天山》一般明快的书写。
---谢冕、芒克题名,清华人文学院院长及北大中文系主任推荐,杨克撰序!
---《七剑诗选》获取渠道:
>>>当当网
>>>暨大微店